我在赤道没有家我在南极玩(开)泥(窑)巴(子)。
热爱弱攻强受/美攻强受。
年龄身高的话,年下软萌攻很·带·感。
只会开车。
猎奇圈爱好者。
佛系右白。白吹希望和王者各种吹井水不犯河水河蟹相处_(:з」∠)_
(虽然快出王者坑却仍然赖在这边orz)
接受不了all李白的别fo我谢谢。
沉迷剑仙。原皮痴汉。
看完乐可后对纯性审美疲劳。
所以剧情废喜欢在高速公路上打感情戏。
以及,我真的是个,新,司机。

© 南窑子
Powered by LOFTER

【all李白】万恶之源(3)

前情回顾(1)(2·车

☆性转女子组x李白

☆ooc预警

☆拆起官配毫不手软

☆前情回顾都是黑历史

(幸好还有大纲orz)

当初打了鸡血摸的文目测要开成长坑,于是写一章过度一下

————

头疼。

宿醉后的脑子绝对不会舒服,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大脑区域发出警告。作为没有酒就活不下去的酒仙,他在处理这方面一直都是个老手。

但是不止是头,全身上下就好像被拆过一遍再重组了一般酸痛,简直和当初在长城小分队做免费劳动力,不是,志愿者打仗的时候有的一拼。

 

尤其是后面那个不对的地方,只是动了一下火辣的感觉就卷遍全身。

 

李·情场老手·白瞬间懵了过来。昨夜记忆的回笼给他刚清醒的大脑来了次重锤。记忆的碎片里有着火热的交缠和萦绕的荷尔蒙的催化,细碎的呻/咛放佛在耳边回响。他忍不住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深吸一口气静静捡起碎在地上的节操,虽然这让他全身像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疼得龇牙咧嘴。而此时内心居然还舒了口气,庆幸这俩个还算有良心帮他清理了还顺手翻了个身让他趴着睡的。

 

刷了遍昨天的记忆,也就是被带了把的文姬打击到失去颜色、喝了魏这边兑了可乐(bushi)的假酒、被老情人甄宓捡回去以及老情人和中途杀出来貂蝉给上了的故事。

 

这因果关系是怎么回事。

这身真的是失的莫名其妙。

 

先不管甄宓家的老曹,反正天天骚扰我们家守约,就说被吕布那个蝉痴追杀的可能性……停,现在想那种未来那也太惨了,还是赶紧摸清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回我可爱的大唐!

 

只是来驴友的李白表面一万个懵逼,这事情的走向他真的搞不懂。

 

这边好危险,老狄我好想你QAQQQQ

 

(武则天:白儿你在这篇文就不要想他们了,你再多加几个Q都没用=_,=说到大唐不应该找朕嘛,来来来到朕怀里,朕护你周【节】全【操】。

李白:……我觉得布星.jpg)

 

虽然现在都是大男人,但李白仍然可以想象得出明天的八卦是什么了。虽然甄宓这边的下人比较安分,但不是这个院子的人肯定已经拿到一手消息了,全民八卦的世界可不是那么容易堵住嘴。

 

药丸。坏了人家声誉会不会被求负责什么的。

 

一点也没有贞操意识的李太白至今没有因为自己失了身而炸毛,反而仍认为对面=妹子而自己这边占的便宜比较多。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我们可以简称为经常出入风月场所の大众情人老司机专属滤镜,吧。

 

在床上捂住脸静静捡节操的李·没有贞操意识·大众情人·天天逛青楼·白:……

 

随便了!总之现在那俩混蛋死哪去了?

 

即使没有睁开眼睛,李白也知道此时所身处的房间极为雅典,带着少女的馨香干净和自己所带来的人气。

 

嗯,就是已经来人清理过烂摊子和那两货不知跑哪去了意思对吧。

 

李白把手从眼睛上撤下来,熟练却被酸痛搅得不适应地搓搓下巴,天青石湛蓝的眼闪过严肃的光芒。因为他刚刚那个搓的动作让他瞬间被拉回现实,全身上下的酸痛让他僵硬在床根本不想下地。接受到难以启齿的地方的火辣肿胀,他真的很想在这里把那俩罪魁祸首埋伏了,最好是套上麻袋敲闷棍的那种。

 

我想给他们来顿毒打.jpg

 

他相当严肃地开始思考这件要被请去局子里喝茶的事。

 

所以说为什么睡了他的原本(下划线加重点)是个妹子啊!

现在的性别都乱套了要我这种不打美丽的女孩子的绅♂士怎么下手啊岂可修!

 

要说“全世界都性转了,除了我”这种事情带来的不真实感完全消失在了昨天的疯狂的话,今天的思考完全可以让李白把“全世界都性转了”的严重性在脑子里提高一个等级。

 

总之,接下来要干什么,这是个问题。

 

 

 

 

 

 

 

——

最终神也没有让把人吃干抹净就不知道出去干嘛的两人受到来自世界观被迫崩塌的李白的一记青莲剑歌。

因为处于无意识事件中心的小文姬跑过来找他大姐姐,哦不大哥哥甄宓玩儿。

 

“甄宓哥哥人家来找你玩啦!”

 

仿佛来到自己家一样的熟练,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声音是卧室隔音挡不了的活力清脆。文姬坐着他的胡笳琴一点也不淑女地推开门,在胡笳琴被卡在门外时就着助跑的惯性在空中翻了个圈,碰!落在了柔软温暖的床上,毛茸茸的绿团子还在上面滚了一圈。

 

“完美落地!十分!”

 

“咦?奇怪,没人吗?”

 

小文姬环视了这个素雅的卧室一圈,把抬起的手放下,疑惑地把脸在被子上面蹭了蹭。

 

嗯,热的。

路上仆人们的窃窃私语响起在耳边。

回忆起两位哥哥的外出不带小文姬玩。

 

小文姬大大的眼里闪过精光,熟悉的BGM响起,软萌少年的画风瞬间换成名侦探○南的画风。

甄宓哥哥是在玩什么解谜游戏嘛?有趣,那就让美少年蔡文姬来解开这个谜题吧!

 

那么,第一个线索。

 

甄宓哥哥的房间,可不会这么有人气呢。

比起独守空房,文姬知道甄姬哥哥更愿意去王者峡谷打出一身血。

 

而且,这个被子的温度……刚走不久么……

 

总觉得爹地头上草有点多啊,都可以养羊了【慈祥.jpg】。

 

小文姬陷在柔软的丝绸里,深吸一口,鼻尖绕着淡淡的檀木香和一缕使人放松的熏香,周围宁静地不可思议,简直让人眼皮直打颤。

 

说起来,这个被子,有一股熟悉的味道呢。

 

是什么呢……一股……只属于那个人的……

 

蔡文姬慢慢地、若有所思地……闭上了眼睛。

 

房间里只余渐渐平缓入睡的呼吸声。

 

 

 

 

 

 

 

 

 

 

 

——

李白在线教你如何迷晕暴力奶妈。

 

刚刚以超越常人之速下了安神香再翻窗逃走的李白此刻蹲在墙角静静等待药效,屏住的呼吸在优秀的听力所接收到安稳呼吸声松了下来。

 

Very good.

小医生的春,不是,迷药就是厉害。李白默默给远在天边且在此文绝不会出现的扁鹊点三十六个赞,顺便用从菠萝那里学来的一句鸟语给自己点个赞。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要想靠药撂倒一只奶妈,首先你需要一只嘴上嫌弃身体却很诚实的蹭得累·神医。

和一只李·擅长打直球·专治蹭得累·白。

不要九九八,不要九九八,只要九十八,家养李白带回家!从此各种野生蹭得累,包你带回家!

此宣传来自搞事多年的天美papa亲自下笔,童叟无欺。

 

李白并不知道有多少人跪求来一打口袋小太白,要是知道地丑又乱搞他的形象来骗/钱……嗯,我们会看见谋杀亲妈的人间惨剧。

 

而现在,他才刚从差点被自家小正太撞破jian情的劫后余生中舒了口气,刚动动一活动就牵扯到后方酸痛不已的身体,就被掉到头上的不明物体给吓得僵住了身体。

 

摸了一把,嗯,活的,热的。

 

卧室外面是一个有着广阔天空的庭院,但这并不是此时此刻自己脑袋落下一只不明生物的原因。

 

李白把自己头上的生物扒了下来,定睛一看,嗯这熟悉的香味,不是,熟悉的形状,也不是,总之——这不地丑家的鸽子嘛,怎么跑这里来了?

 

搓搓下巴,把守约家的烤乳鸽的香味从脑海里驱散,再想下去他就忍不住跑半个世界去找长城小分队蹭饭了。翻来覆去视奸了一遍地丑家当初差点惨遭被烤的鸽子后,把信筒从鸽子的背上解下来,那鸽子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立马飞的远远的。

 

哟,还挺通人性。

 

此刻还乐呵呵的李白并不知道未来他会对没把地丑和他家鸽子一起做成烤乳鸽有多大的怨念。

 

 

 

 

 

——

我tm一定是被韩智障老是偷子休的鲲的报应连累了才会遇见地丑这坑儿子的货。

——摘自看完信件的唐·李氏。

 

这口锅就这么愉快地扣到了此刻和仓鼠球上司斗智斗勇的韩重言头上。

 

众所周知,地丑坑儿子是出了名的。上次被迫养大几个崽子就够头疼的了,这次就算离地丑离得远远的也不幸中枪的李白心里哭啊心里苦。

 

看着面前邪魅妖娆气质比女子时期还上升了一个等级的乖徒,李白心里的苦水简直要泛滥成灾。

 

他勉强挑起一个与平常无二的轻佻笑容,手搭在横在自己脖颈上散发着寒意的匕首的主人手腕上,却没有用力推开,而是努力散发着善意,嘴上不停地顺毛。

 

“阿轲啊,看在师傅养过你的份上,把这么危险的东西拿开嘛。”

 

至于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在大秦的一个小酒馆,抛下自己目前宠在心里的蔡正太从隔壁的魏马不停蹄地跑到这边的秦,遇见自己和老高一起救下带大的刺客,不出所料地被对方咬牙切齿地拖进小巷子按在墙上被闷棍,则完全是因为地丑造作的那封信。

 

【亲爱的乖儿砸:

你天美papa这边出了点BUG。相信作为本游吉祥物的你一定可以解决一些小问题给我们带来幸运加成的啦~

 

具体操作就是走地图啦。问题会自己找上门的☆

 

背面是地图~说实话地图这么大都有点画不过来呢(笑

 

多拖点时间让我们把BUG修复吧☆

 

记得努力保住节操哟(^q^)ノ~YO】

 

神他妈吉祥物!你才吉祥物你全家吉祥物!!

 

地丑你什么时候这么恶心了,快把那个“☆”给去掉啊!!

 

节操已经和你的下限一起在昨天就被吃掉了喂!

 

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起的太白把那封信猛地摔到地上,等头上的乌鸦带起的省略号“嘎嘎”地飞过去后又咬咬牙捡上来看地图。

 

看来我们的太白被地丑坑太多次了已经任劳任怨了呢。

 

很好,让我看看下一个地点是哪……

 

赶紧把这场闹剧给解决掉吧。就当是场旅游就oj/bk了。

 

此时还甜着的太白如是想到。然后顺走了甄宓家的一匹好马。


————

我到底在写什么啊啊啊啊(抱头)

挣扎许久还是没胆子删号(趴)但还是把以前的文集沉下去le,满满的黑历史简直没眼看

既然已经回归老福特那还是回来更文吧(虚)

半年前的黑历史...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写什么

我自己都不记得我当初写了什么(懵)


评论 ( 27 )
热度 ( 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