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赤道没有家我在南极玩(开)泥(窑)巴(子)。
热爱弱攻强受/美攻强受。
年龄身高的话,年下软萌攻很·带·感。
只会开车。
猎奇圈爱好者。
佛系右白。白吹希望和王者各种吹井水不犯河水河蟹相处_(:з」∠)_
(虽然快出王者坑却仍然赖在这边orz)
接受不了all李白的别fo我谢谢。
沉迷剑仙。原皮痴汉。
看完乐可后对纯性审美疲劳。
所以剧情废喜欢在高速公路上打感情戏。
以及,我真的是个,新,司机。

© 南窑子
Powered by LOFTER

【瑜白】单识(上)

谁给我安利瑜白的,我、我爱他(。

虽然写的有点少,没办法作业太多假期太短,还好久没玩王者了,最近新出的人物——fuck我连元歌都没厨怎么又来,这样子我什么时候能拆散全峡谷(抓狂)——背景故事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好歹交下党费证明自己还活着。

好久没写文了,复建一下发现文笔变得相当黏糊。一个事简直能拖好久(。

*是瑜白

*全体处于早中期阶段,还没二入长安的李白比刚出稷下的亮亮和嘟嘟大上十岁

*文笔黏黏糊糊的

*请务必无视BUG

*三次完结

——

烈火再次挡住视线。

被发现了呢。

局势看起来相当不妙。似乎是因为这边有一个心不在焉就差挂机的蓝发军师的原因,对面的铁血都督简直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发育地相当不错。看样子还掌握了全队的指挥权,合作良好,给这边使下的绊子可是数不过来地多。

形势相当不妙啊。

李白咂了咂舌。看向队里貌似开始挂机——得,召唤师女朋友闹分手了——的军师,只能认命地担起保护这边还在回城的法师的责任。

没办法,谁让他和这家伙是挚友呢?

虽然年龄差都可以当师生了。

“啧。伯灵小心点,那个草丛有埋伏。”

好歹混在一起那么久,学会些谋略也是很正常的。

他看了看渐渐赶上的人头数,戒备着任何可能冒出几个壮汉的草丛。

对面的都督实力真的不错。李十二因为和这边军师混久了也能看清楚长远局势的缘故,敏锐地感受到对方有和亮亮旗鼓相当的智商。

话说为什么每次看见孔明的时候都能看见这只嘟嘟呢?

嗯,JQ。

说起来完全不认识对方啊。虽然记住了对方的名字和字。但脸和名字对上号还是在这几场敌对阵营的战争里,还瞬间被烈火挡住视线。

对方相当地谨慎。

嘛,法师嘛,被刺客近身太危险了,这个反应也很正常。

虽然被称为“人缘”相当好的“卡萨诺瓦”*——鬼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马可那家伙做的梦也太奇怪了吧——远在大唐的李十二虽然经过几年的浪,人脉是不一般地广泛,但是世界上人那么多,在这个时间段还在青年属性徘徊,没跨轻叔年龄的李十二总有几个英雄不认识也是很正常的嘛。

——既然是不认识的人,就不需要在意那么多。

所以他毫不在意对面的都督是怎么想的。没了挚友可以调戏——队友的话,也不能老是骚扰人家伯灵不是——将全部心神放在胜利这件关乎荣耀的事上的李十二完全忽视了对方在大火燃起的下一秒后悔的眼神。

 

——啊呀,明明再晚一秒就可以看见对方的容颜的。

 

以冷酷铁血著称的嘟嘟还是第一次这么后悔自己的反应速度。

 

没办法,潜意识对危险的灵敏让他的身体快过大脑。虽然是军师,但同样也是个都督的周瑜才会在体力上完全不输给某个沉迷桃花酿的懒散的刺客。

 

他的心神也不像对面那个剑仙一样,能把注意力全身心投入这次的胜利中。

 

于是被肌肉记忆支配的身体再次在对面那个小刺客路过时在他们中间生出一堆火墙。

简直是恶性循环。

 

周嘟嘟有点想哀嚎。

 

看来这次两边的军师都相当地不在状态啊。

 

没办法了,只能在打完这局后再加对方好友了。

 

应该是不会被拒绝的。不管怎么想对方应该都是认识他的吧,毕竟对方和他身边重要的人关系都那么好—— 

周嘟嘟第一次有些犹豫地想。

 

不管怎么说,只有自己一个人了解和想认识对方的话就太吃亏了,好歹得要对方和自己一样为这件事伤脑筋才行。

年龄同样不是很大的周嘟嘟稍微有点幼稚地思考着。

 

是的。虽然李白对于周瑜的了解仅限于铁血都督和稷下万年老二——写到这里简直连作者都为周嘟嘟感到悲哀呢——但周瑜对于李白可是了解地不得了。

 

谁让被叫做人脉广泛的李十二和他的一生中最主要的几个人的关系都那么——特别呢。

——

*Casanova.意大利冒险家,以所写的包括他的许多风流韵事的而著称,风流浪子。

 

莫名其妙就想给太白安上这个名号,当然算是褒义词啦,不是好色之徒的那种。

感觉菠萝一样身为意大利人说不定会梦到这种奇怪的东西——好吧纯粹就是我的恶趣味(。 没办法最近受某英国腐剧影响有点大=。=

评论 ( 19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