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赤道没有家我在南极玩(开)泥(窑)巴(子)。
热爱弱攻强受/美攻强受。
年龄身高的话,年下软萌攻很·带·感。
只会开车。
猎奇圈爱好者。
佛系右白。白吹希望和王者各种吹井水不犯河水河蟹相处_(:з」∠)_
(虽然快出王者坑却仍然赖在这边orz)
接受不了all李白的别fo我谢谢。
沉迷剑仙。原皮痴汉。
看完乐可后对纯性审美疲劳。
所以剧情废喜欢在高速公路上打感情戏。
以及,我真的是个,新,司机。

© 南窑子
Powered by LOFTER

【我白】啊?原来还有这种投票?

全部

心态炸裂产物。

天冷煲个鸡汤。

我老婆投票那天到了,看着亮(情)亮(敌)内心复杂。对他不吹不黑图片就不发上来了。不会画画就摸个格式好了。

————

今天投票的事我要哭出来了。

内心的各种负面感情要宣泄啊。但抱着老婆打个哈欠眼泪全出来的我无所畏惧。


↑↑↑我老婆:)

然后?我擦擦眼泪打开手机,我要去发泄一下。

我(故作坚强般打开语音助手):我跟李港我喜欢李白哦!

语音助手:呵,情敌。

我:??你不就个AI吗??

瞬间卡壳。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被气到出了房门,到了客厅我看见李白靠着墙睡着了。

【我白交叉手拿剑头靠墙微张嘴打瞌睡.jpg】

心脏瞬间被射中。

他悠悠转醒,迷糊间伸手要抱抱,后来抱着我还在小鸡啄米似得趴沙发上睡起来了。

酒味都变得淡了,还有淡淡乌青印在他眼底。

看来昨天魔种的入侵费了他不少事。我找个舒服的位置僵着不动,还是忍不住抱怨起来。

“回来了?”

“早回来了。”

“靠那我们在外面拼的死去活来的你也不管管?”

“所以我过来给你顺毛了啊。”

我噎住。确实,按照这货朝三暮四皮来皮去的性子根本连开完一技能的影子都看不见。

“我想爆黑泥。明明你有那么好为什么就是有你的黑我不懂!”

“明明有那么多大神在捞你为什么我们就是被怼说拉票!”

“对家搞双标还有理了是吧!tmd撕逼很开心哦!嘴那么毒是给亮亮招黑吗?!”

“不是你的错。”

他忽然道。我再次卡住讶异地抬头看他,忽然发现他正看着我,眼神懒散而又认真,蓝色的眼睛像装着大海。他在说完这句话后眼皮就忍不住垂下来了,有千斤重般。抱着我声音渐渐变小,开始喃喃自语。

“冠军怎样都好,这些都不是你的问题……”

心脏再次被穿透,却是不一样的酸涩。强行压下去的心酸和委屈突然爆发,根本无法止住。我忍不住攒紧他的衣角,环抱着我的人的胸膛温柔地让人忍不住滩成一团。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他一下一下轻柔的拍着我的背,我紧紧咬着唇把脸埋在他的怀里。他前胸的衣服都被打湿了,凉丝丝地把温度传达给我。

“只要你喜欢我就好。没关系的……”

啊……无所谓了……

反正,最喜欢你了……

 

 

 

 

 

 

 

 

 

 

 

“去他妈的李太白你的口水又流在我衣服上。”

“你还说我衣服都湿透了好伐。”

 


评论 ( 4 )
热度 ( 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