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赤道没有家我在南极玩(开)泥(窑)巴(子)。
热爱弱攻强受/美攻强受。
年龄身高的话,年下软萌攻很·带·感。
只会开车。
猎奇圈爱好者。
佛系右白。白吹希望和王者各种吹井水不犯河水河蟹相处_(:з」∠)_
(虽然快出王者坑却仍然赖在这边orz)
接受不了all李白的别fo我谢谢。
沉迷剑仙。原皮痴汉。
看完乐可后对纯性审美疲劳。
所以剧情废喜欢在高速公路上打感情戏。
以及,我真的是个,新,司机。

© 南窑子
Powered by LOFTER

【膑白】我就为了哄个弟弟(上)

全部

和 @雪止缘 的联文。这是我的部分,她帮我修了下下。

嘛我会寒假把短坑填了。虽然下学期3个月升学但我会老远后开个快穿同人的坑,一个世界的cp都只是暂时的,终极老攻那就不是王者或历史上的人了

不过说不定看我白拯救or毁灭世界or平稳过一生太爽就直接无cp算了XD

所以emmmm长坑就一起并着来。
(mmp算上没出生的我长坑4、5个)(管那么多,看着撒土就好了嘛

——

mmp我们谈了谈。然后我们开始中二了因为她想开个群问我这个未来管理员要披啥皮的问题。我就说要当盖亚(没有雷伊:)希腊神系那边的)。因为我cp在别的地方说要当玛丽苏我当杰克苏(对我可是大总攻√)。
于是我们谈天谈地谈人心谈神性。
简直不忍直视。
然后12点了我本来要去老福特发完她改过的文就睡去了的(找到老豆了开心XD)。结果看着看着我觉得哪不对就过去又聊了聊。
有些找不到了。

mmp。我也这么中二了好绝望。

剩下的我不管了,让我补肾填坑去。

————

我可去tmd。

李白在看不到自家弟弟耷拉着的紫色狐尾后就一脸日了dog地踩上龙泉剑。

诶嘿,本剑仙就是会御剑飞行怎么滴。

云雾和郁葱在快速后退消失,风刮在脸上撩起李白的栗色短发,向后的刘海让露出的脸显得坚毅潇洒不少。

虽然在如此之速度下根本叫人看不清,但也撩得无数运气好的良家少女钧鸿一瞥,瞬间被圈粉拐走。

啊呀啊呀,无意留下的酒香是不是在暗示着这颗热切的心终是消散这一方天地?

然,时间旅行者看着这一切,只是用稚嫩的声音轻笑着,手中的螺丝刀不知何时停了动作。

毕竟,只是发泄的话,速度再快,也是快不过时间的啊。

所以,你来找我何事?

青莲剑仙,李白。

孙膑,将兵法与机关术结合在一起的天才,稷下中前列的佼佼者。

当他的亮相惊动了三贤者时,就意味着天下都在闲谈此事,无论恶言善语。

那么,才华横溢的宗师弟子,应该能哄好他家都老妖精了还被骗心的欧豆豆了吧?听说他们家匹诺曹做的不错?

等等是不是混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进来……

果然还是隔壁白龙家混小子的错!(韩信:???)

mmp果然银发多gay,还有龙这种渣属性。

我是不是应该冲过去来一记断子绝孙脚?

李白一脸冷漠扣手敲了敲,去推那扇看似简洁实际就是很简洁的木门。

woc怎么这么重?!

李白继续神游吐槽。

等等在一堆老妖怪里面我被叫欧尼酱?这么看来我年纪也有几千?不对啊这个bug地丑你不打算改改吗?

李白差点撞到鼻子时,门自己啪嗒一声,打开了。

入眼的是与木门一样的简洁的房间,因为只有木头制品,琳琅满目的木制品还有各种零件工具一一展现在眼前。

都堆到面前了李白怎么可能放过——

既然还看不到本人他就慢慢玩过去嘛没事的。

诶嘿,还真有匹诺曹……哟,还学会说话了,大兄弟你很有前途嘛。

哎,这不是我家狐狸带给我过,叫什么来着……哦,八卦机关盒……等等怎么被全拆了Σ?!

咦咦咦!这个咋没见过……靠还会咬人!你信不信我也把你拆了?

孙膑本来带着少年人的活力,但对着外人却有些兴致缺缺的懒散。

内心的复杂容不得他浪费精力,天性与人性的矛盾和激烈斗争,脑内风暴根本无法施展,被最深刻的法则之一灌输的全部压缩在内心一角。

他淡淡撇了一眼,透过工具看着李白被他的各种机关玩具调戏和反调戏,一双剔透的蓝眸被吸引地根本移不开视线。

大名鼎鼎的当然不止稷下的各位,还有早已闻名天下的青莲剑仙——

传说中以酒为伴一剑天涯的诗仙。

只是没想到简直是一个大男孩一样。

一个纯粹的孩子。

孙膑非但不觉得幼稚,他甚至觉得有趣,欣喜。在法则灌输的善意与恶意下甚至有一种莫名的情绪蔓延开来。

他还看见了过去脆弱的自己,因为李白身上的随性、强大,以及——

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般。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过去的一切都会在他的手上改变。

时光旅行者的眼界已经超出了凡人,黑暗的洗礼和远古的沉重带给这个曾经爱哭的少年的不只有失去。

现在还多了分渴望。

眼前的人在家乡被铁骑踏平后闯入长安,全身而退。

中通外直,不蔓不枝。

眼前的人在最强的巅峰中骄傲被挫败后,从寂寞的旅途中寻求新的意义。

香远益清,亭亭净植。

活得潇洒好似没有半分杂质,坚定地走着自己的路从不偏离。

任性,肆意,侠义,坚守本心,随心所欲。

他细数着眼前玩得不亦乐乎的人的过去,未来的路开始明亮、清晰。

谁在照耀他的路?清淡而温暖的光在被俗世玷污的土壤间埋下一颗种子。

只等某一刻,长出参天大树。

看来第一次见面给时光旅行者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虽然一个在摆弄玩具,一个瞄了几眼就继续修起自己的机械翼。

因为精力和内心的豁然明朗,到李白站到他跟前打招呼时,他的机械翼还剩几个螺丝没接上。

来意不需要废话太多。

孙膑张开了双臂,小帽子一晃一晃的。

李白的笑容凝固了那么一下,看着孙膑手中的机械翼,再联系到孙膑的各种事迹,李·语文大佬·阅读空气max·主要养过几个欧豆豆·白瞬间对上了人家小天才的脑电波。

这是,要抱抱?

怎么不行啊,小时缺爱长大缺钙不可以吗哼唧<(`^ ´)>

评论 ( 8 )
热度 ( 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