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赤道没有家我在南极玩(开)泥(窑)巴(子)。
热爱弱攻强受/美攻强受。
年龄身高的话,年下软萌攻很·带·感。
只会开车。
猎奇圈爱好者。
佛系右白。白吹希望和王者各种吹井水不犯河水河蟹相处_(:з」∠)_
(虽然快出王者坑却仍然赖在这边orz)
接受不了all李白的别fo我谢谢。
沉迷剑仙。原皮痴汉。
看完乐可后对纯性审美疲劳。
所以剧情废喜欢在高速公路上打感情戏。
以及,我真的是个,新,司机。

© 南窑子
Powered by LOFTER

【信白】这一年的月报

剧情懵逼,不开车就烂的一逼...知道我撸过信(热)白(圈)就好。
1.尝试东野圭吾大大的双线叙事
2.丧里丧气
3.bug有吧
4.极度ooc
5.微双白
6.请带脑洞食用
7.因为非常隐晦
8.我想撸甜文qaq

————

——11月11日·李白

光棍节大概是fff团集体出动的日子。

作为一只纯正的基因突变的狐狸,我当然有自己的写日记方式。

靠隔壁仓鼠球都可以啃瓜子来记事凭啥我不行,哼唧。

看着以前的日记还真好玩啊。

(磨蹭)

(十几分钟后)

啧写不长了。那帮人追上来了。

 

过去——

 

——3月4日·韩信

韩信在回家的路上捡回只狐狸。

怎么说呢,明明身上的伤口很疼,但看到那只奄奄一息趴在他家门口的狐狸时,他还是强忍着伤痛和mmp抱起这个魂淡,等处理好绷带后就翻找出猫粮,热着牛奶就去处理自己身上的伤。

看着这堆伤那只傻狐狸看起来心疼死了,过来轻轻舔舐他的伤口。真的是,要不要这么傻。

他的狐狸啊。

“说吧,今天出去做什么?”

 

——3月4日·李白

呜……好痛……

今天出去找他了。他老是丢下我出去,好多次回来都一身伤。那股血腥味真的是……算了还是继续舔吧。

所以他是混黑吗这么凶残?

然后遇到了个可爱的孩子,她的身上好香,有奶的味道~蹭起来很舒服。

她说她叫蔡文姬。唔,大概是和他一样的含义吧,就和他叫我“李白”一样。

那个笑的很潇洒的人,碧蓝的眼睛印在相框内,熟悉的味道。

是个很重要的东西呢。

然后文姬抱着我逛了很多地方,后来被她的姊姊,和她长得很像的一个黑紫发女孩带走了。

那个女孩也很可爱,就是看起来有点急。

我的妈这是哪……

狐狸不是方向感很强吗?

mmp……

这个地方很黑,地面上的水我都是绕着走的。

很脏。

很疼。

我闻道了他的味道,还有红发和血。

现在有我的了。

我不知道韩信是怎么把这样的我带进去的。大概是抱了吧?毕竟要是不小心像上次那样被隔壁风油精看到又得被灌常识。

你的人设呢爸爸?

“干了什么?嗯?”

听见他叫我,我很方。

我的信啊,我只是只动物啊我不会说话啊。

我tm变异你也不造啊。

可能我们不止要上医院还要挂脑科。

所以我只是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连隔壁新搬来的文姬兴奋地向我招手我都只是注视了她几眼就缩回被子里了。

Mmp好酸。

 

——4月10日·韩信

妈的这帮人真麻烦,果然就和跗骨之俎一样恶心。

明明李白是我的,那么愤怒做什么。看来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吧。

最后没死人。

就算死了也没事,会有那几个大佬管的。

不过他们倒是开始干活了。效率慢的一逼。

啧,还是我家狐狸可爱。

唉,你留下来的东西果然像你。

如果它能别老是勾三搭四的话,给它带罐奶粉?

然后拐角就看见那只狐狸又随便勾搭小妹妹了。

呵呵,今晚不吃鸡。

 

——4月10日·李白

今天从树下扒出只不知名动物。

只剩白骨了,看样子看不出什么动物。

鸟类?

这让我想到重言的一个珍藏,标本。

白色的飘逸的羽毛。

我还在蹭着蔡文姬的脸。放心,洗过爪子的。

嗷嗷嗷文姬真是小天使啊~~

下一刻就被拎起来了。

卧槽别揪尾巴!

本来盛满怒火的大眼睛看见黑透半边天的韩信瞬间焉了。

 

——5月3日·韩信

完美!

Tmd终于搬完家了。

那帮魂淡终于还是干活了。虽然效率慢但质量不错。

所以老子被迫搬家了(手动拜拜)。

我拒绝承认这是因为隔壁loli大佬给我的压力,这只是因为对面的条子,真的。

 

——6月18日·李白

搬家的生活不错,虽然看不到文姬了哭唧唧。

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嘛至少醋坛子倒不了了。

日常乘重言出去的时候出门找事。

嗯?文姬怎么也在这?

哦是另一个,她的双胞胎姊妹。

血的味道。

我跟了上去。

我活了下来。

我不是很理解这个钢筋水泥的森林为什么这么危险。但我叼起了一块破布,说实话幸好她比较小,盖得住。

我好像隐隐约约嗅到了重言的味道。

看来这帮人和重言有点关系。

她醒了过来,眼神疲惫但锐利。

“啊,是你啊。”

她的声音沙哑。作为一个人类幼体,她做的不错。

我蹭了蹭她。她的体温微凉,她的手在撸我,轻柔的很舒服。

“文姬死了。”

这一刻,有什么东西被揭开,褪去了颜色。

 

——7月26日·韩信

狐狸最近心情不好。

焉了吧唧的。倒是和当初第一次搬家很像。

所以不是没有经验。

我过去抱上它,蓬松的手感让我想起那个人的发丝。凌乱但顺滑。

它抱着那个相框,看得出来它对里面的人的好感max。

李白啊。

你的人最近的效率不错,一半多了。

希望来得及。

 

——8月3日·李白

秩序开始混乱了。

一切重新洗牌的前兆。

文姬,我再也没见过她。还有她的姊妹,我连名字都不知道。

阳光下笑的暖心的童颜开始褪色。

狐狸的记忆可能不是那么好,或者是基因突变的锅。

没关系,重言还在。

 

——9月18日·韩信

快了这帮东西,一到最后就会疯狂。

效率高的逼人。

看来赶得上在最后一刻完成任务。

我家狐狸终于还是开始忘记了,到了最后大概又得重新开始吧。

然后向着别人摇尾。

宠物嘛。

 

——10月20日·李白

他们要追上来了!

你们人类原来长这鬼样?!

Mmp重言你这个混蛋不知道把东西给我我们兵分两路吗?!

 

——11月11日·韩信

基因在狐狸那儿,这帮人就不让我进去。

哎呦好气哦,老子还怕你哦。

嘛无所谓,反正,马上就可以攻破这个基地了。

终于来了。

你的蔷薇可是在天国哭泣啊。

是吧,我们的大佬蔡文姬loli,嗯?

 

——12月12日·李白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韩信他到底在做什么工作。

蔷薇盛开在奇怪玻璃缸内,艳丽,暗沉地恶心。

不会有半分的欢乐。

为什么你还活着?

不,不能称之为活着了。

蔡文姬的……姊妹?

 

——12月31日·韩信

他,不它们还有最后一项任务。

 

——1月1日·李白

新年快乐。

宠物啊,果然还是向着自己主人好。不管是现在的还是以前的。

陌生又熟悉的味道,那双蔚蓝的双眸伴着我的一生。

虽然文姬是在保护我。

虽然重言你的三观不正还想neng死我。

虽然被生吞真不是个好死法。

总之。

我爱他。

——

新纪元历·序

病毒终于爆发,迅速卷席全球。

同年,早已做好准备的上路者开始各方争霸。

与各类行业中的野路子重新在洗牌中争夺生的权利。

阳光不复存在。

评论
热度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