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赤道没有家我在南极玩(开)泥(窑)巴(子)。
热爱弱攻强受/美攻强受。
年龄身高的话,年下软萌攻很·带·感。
只会开车。
猎奇圈爱好者。
佛系右白。白吹希望和王者各种吹井水不犯河水河蟹相处_(:з」∠)_
(虽然快出王者坑却仍然赖在这边orz)
接受不了all李白的别fo我谢谢。
沉迷剑仙。原皮痴汉。
看完乐可后对纯性审美疲劳。
所以剧情废喜欢在高速公路上打感情戏。
以及,我真的是个,新,司机。

© 南窑子
Powered by LOFTER

【all李白】监禁play∠( ᐛ 」∠)_(4)

熬夜居然会这么早起来,涨姿势.jpg

被催这文催死的我。

在贴吧立了个周更flag的我。

好想放飞自我结果被抓回来炖肉了(。

亮白车。虽然只有3k但还是请叫我big粗long谢谢。

沉迷黑化,尝试sm,对于亮亮的印象建立在老豆的文上所以这只亮亮非常,非常,变态。

后面的特血腥就不码了(ntm不就是懒

其实还好没欲(河蟹)望山庄那么刺激,另,听说恒大就是膏药狐然后她出坑了我很伤心,但我仍然没追完此山庄orz

终于卡出鹊鹊了=<_=本来想先写他的但贴吧有小伙伴说想看监禁那会儿,就...

emmmmm反正也没大纲凑合凑合吧。

本来就只是为开车玩的梗,让我想想我以后遇到原作者我该怎么解释。

舔了回李白认为他应该属于那种没心没肺受到伤害给他段时间也会遗忘,不是记忆是感觉,俗称好了伤疤忘了疼。

有了鹊鹊太白存活可能性+40%

努力打出he结局的我。不然干脆一起死吧(。

顺,b站这只白他怎么可以那么帅!那么帅!那!么!帅!http://url.cn/5dSK9So手做的超赞!

看到这个又想挖坑了_(:з」∠)_(ntm)但是只会开车啊这么温馨的写不来=<_=哪个大大来帮个忙啊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440281/

——开头放毒略略略——

——我tmd还是个新司机,真的——

——这段就是个装B练习,不想看的知道亮亮黑了就好——

——有摘抄——

那一天,风云涌动。

所有上位者都在若有若无地表现出方的一逼这样子的感情,紧张弥漫在空中。

虽然都是暗地里的争风吃醋。

银杏树依然枝叶繁茂。落下的叶子在阳光下闪烁,繁华的街道似乎模糊了时空。

好似那夜皎洁月光撒满你的容颜。

又好似黄沙霏霏,埋没了你的童颜。

晨钟回响,那人的白衣依旧潇洒,酒剑安静地伴在身旁。

剑仙李白,三入长安了。

黑暗遮拦到衣角。诸葛亮摇了摇科技感十足的扇子,风吹不过械蓝下的深渊。

他的眼越过巍峨的青山,潺潺溪水勾起在黄河下的剑痕,留下在深处蔓延开的腐烂与毁灭。

看你白衣执剑跃上屋檐。

他站了起来,身旁是一丝波澜也没有的酒杯。

那人大概会醉死在花满楼。
醉里恍惚三步流连。

然后撩的哪家姑娘春心萌动。

他好似又看见那个年少轻狂的少年。

但看不清的模样,唯有蔚蓝碎眸与醉酒冷锋。
只盼经年不朽辗转相逢?
你在他方,笑得张扬。

——

李白最开始遇到的不是赵云。

虽然撂倒他的是几个联手,但那个昏暗的木屋在第一次洒满白色浊液和鲜血时,却是那一械冷的蓝。

李白怎么也不会想到与赵云组cp的自家好闺蜜诸葛亮会参合进来。

更不会想到他与他再一次的相遇会那么狂暴。

——

挂了两次卧槽。

抖s攻和非m受贼jb带感 。

https://shimo.im/docs/YK84vpSGGSAcHVWw/

——

李白眼前的视线开始清晰起来,瞳孔昏沉间坐起抚上脖颈,而身上的痕迹除了脖子上的伤痕已经淡得看不出来了。

初升的太阳照着这片幽静的小屋,啪嗒一声门开了,来人打断了李白乱七八糟的思绪。

看见来人李白轻松地扯出了个笑容,拉了拉清爽的衣领盖住怎么也消不掉的痕迹。

“小医生小医生,今天有酒喝吗?”

扁鹊下意识地向上扯了扯围巾,盖住自己微勾的唇角,闷声闷气地回了句。

“吃药。或者你想让我呛死你。”

李白“切”了一声,嘟囔着老子做了个噩梦你也不关心关心云云再一口闷了那碗原谅绿,然后一脸大型狗狗样的死缠着要酒喝。

清点了一下酒的库存的扁鹊拒绝了被摸头杀并面无表情地转身,窗外的阳光让他眯了眼,显尽柔和。

而远方,正在交涉的诸葛亮似有所感地望了碧蓝的远方,一团乌云开始吞噬阳光。

他的扇子发出幽幽蓝光,挡住了裂开的嘴角。

“和绝望,好好相处吧。”

我在彼方,为你痴狂。


评论 ( 19 )
热度 ( 2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