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赤道没有家我在南极玩(开)泥(窑)巴(子)。
热爱弱攻强受/美攻强受。
年龄身高的话,年下软萌攻很·带·感。
只会开车。
猎奇圈爱好者。
佛系右白。白吹希望和王者各种吹井水不犯河水河蟹相处_(:з」∠)_
(虽然快出王者坑却仍然赖在这边orz)
接受不了all李白的别fo我谢谢。
沉迷剑仙。原皮痴汉。
看完乐可后对纯性审美疲劳。
所以剧情废喜欢在高速公路上打感情戏。
以及,我真的是个,新,司机。

© 南窑子
Powered by LOFTER

【转载】【芳膑白】芳膑白·小破车(中)

贴吧id豆仔闯天下,已授权

高举鞋教大旗

————

作为时空旅行者,孙膑游走穿梭于各个时空
世人皆道时空者不老不死,不悲不喜,他们只是静静的,冷冷的以不变的年轻容貌看着可悲的人们苟延残喘,垂死挣扎
孙膑觉得自己可能是个假的时空者
他干啥了?他只不过是想着机械木腿用的时间久了容易生锈卡壳就闲的没事换一个!结果万万没想到腿是换完了,等他百忙之中扫了一眼镜子之后发现,他长大了
这说辞可能有些怪怪的,可现实就是这样
一直以来是一张娃娃脸的可爱弟弟孙膑,在换了一个型号的木腿后变成了一个俊俏帅气的青年
孙膑怔怔地看着镜子里的人
镜子里的人眼眸圆润,蔚蓝的眼底深不可测,奶白的皮肤细腻光滑,还是一张可爱的脸蛋,但眼瞳深处的沧桑与孤寂却让他成熟了不只一星半点
时空旅行者一夜之间成为青年
王都密探一夜之间度过缓期蜕化成功
峡谷里引发了轩然大波,各路人马争相前往一探究竟,市井小贩们也会在闲暇之余吵杂几句
李白也不例外
刚刚看完小耗子的青莲剑仙又辗转反侧来到了稷下,打算和时空旅行者扯皮几句
“呜哇”李白绕着孙膑走了两圈“小孙膑可真真是变大样了啊”
孙膑有些无奈的笑笑“李白哥哥还是不要说笑了吧”
“不不不”李白伸出纤长白皙的手指,左右摇了摇“小孙膑真是很帅啊,就是比你李白哥哥我差一点,就那么一点”
没戳破李白的自我安慰,孙膑边把自己木腿上的零件加固边说“嗯嗯,李白哥哥最帅啦~”
果然小孙膑还是小孙膑,无论怎样都是超可爱的
这么想着,李白伸出手去,揉了揉孙膑那一头看上去就软绵绵的栗发
呜哇,手感果然超棒,李白发出一声喟叹,又忍不住捏了捏孙膑奶白奶白的滑嫩脸蛋
孙膑用他的蔚蓝眼睛直视着离自己不到一拳距离的心上人
尽管外表还是小孩子,孙膑也是穿梭过千万年的轮回的人,在心智上他早已不是爱哭的小鬼,也就比王都密探早很久就认识到自己对李白的感情
什么时候爱上的呢?孙膑早就忘了,也许是当时李白的笑脸太过明媚单纯,也许是因为恰巧那时的阳光就落在了李白似雪的白衣上,总之,他在某一时刻,突然就对于一直像哥哥般照料他的青莲剑仙动了心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在他发愣的时候,李白早已直起了身,上下打量着周围曼妙的,笼着微微雾气的景色
也许是觉得热,他把他的护颈卸下来了,他脖颈处苍白的皮肤隐隐透出青紫的血管,青莲剑仙有时不爱好好穿衣服,大开的胸襟将漂亮的锁骨一览无余
“嘛”李白又俯下身,捏了捏孙膑的脸,孙膑瞪大眼睛看着他,长大了的小家伙还是可爱到翻“我要走噜,已经约好了要和韩智障逛逛呢”
国士无双?
孙膑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好的,李白哥哥”
看着那人白衣的一袂消失于拐角处,孙膑猛的攥紧了手中的螺丝刀
听说,那个治安官身旁的得力助手李元芳,度过了缓期?
蓝瞳如一汪死水,经不起一丝涟漪
啊啦,听说他最近遇到了点关于情感上的问题?
作为时空者,不正是应该指引一下迷茫的旅者前进的方向吗?
【三个时辰后,大理寺狱】
“你来做什么?”李元芳蹙着眉尖“大名鼎鼎的时空旅行者?”
“唔,听说这里有人遇到了麻烦”孙膑捧着手中白玉的茶杯,轻笑着说“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他贴近密探,无视掉密探向后缩的拒绝意思“是‘魔种’”
“你想做什么?”李元芳后退一步,警惕的看着他
“嗯哼,感情方面我可不大擅长呢”
瞳仁轻颤,李元芳迅速用飞镖抵住了时空者的脖颈“你知道些什么?”
“我什么也不知道”孙膑并不害怕锋利的刀刃抵着自己最脆弱的地方“我只知道国士无双....可能和你的小心思一样哦~”
韩信!
李元芳恨恨的磨了磨牙,他当然知道韩信怎么想的,那家伙就差把“我爱李白”这几个字刻在脸上了
“那又如何?”
“今天...是什么日子呢?”孙膑反问他
李元芳一愣,想了一会说“细...细君?”
“是哦”孙膑笑着,却无端的让人心中生寒“国士无双,和他出去了呢”
马德韩信!
细君原是称诸侯之妻,后广为传承,就引申为妻子,今天就是细君之日,韩信这个时候约李白出去,细思恐极!
“所以?”李元芳放下飞镖,冷冷地问“你想让我干嘛?”
“我喜欢和聪明人说话”孙膑撤回笑脸,压低了嗓音,低声和王都密探耳语几句
阳光依旧耀眼,集市里人声喧哗,一切如常

评论 ( 3 )
热度 ( 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