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赤道没有家我在南极玩(开)泥(窑)巴(子)。
热爱弱攻强受/美攻强受。
年龄身高的话,年下软萌攻很·带·感。
只会开车。
猎奇圈爱好者。
佛系右白。白吹希望和王者各种吹井水不犯河水河蟹相处_(:з」∠)_
(虽然快出王者坑却仍然赖在这边orz)
接受不了all李白的别fo我谢谢。
沉迷剑仙。原皮痴汉。
看完乐可后对纯性审美疲劳。
所以剧情废喜欢在高速公路上打感情戏。
以及,我真的是个,新,司机。

© 南窑子
Powered by LOFTER

【搬文】【芳膑白】芳膑白·小破车(上)

近来沉迷凹凸,今天早上4点刚追完番(吐魂)

搬文。豆仔她同意了但度受抽了我死活没翻到回复楼层(冷漠.jpg)截图有强迫症就不发了

为我芳膑白堆粮

贴吧id豆仔闯天下

作者原话=<_=顺便她真翻车了:

【警告:对此不适者速速撤离】
【**我才开过一次车】
【要翻车怎么办】
【算了不管了先上路试试吧】
峡谷里最近出了一件大事
众所周知,魔种并不像普通人种经历十一二年才能长大,魔种只要度过一个缓期,就会迅速发育成熟,打个比方,例如牛魔,例如某猴子
再例如长安城治安官的亲位下属,李元芳
李元芳,在一夜之间,从一个软萌正太变成了一个高大英俊的青年
长大了的魔种样貌其实没有过大的改变,还是一副耷拉下耳朵软下表情就显得可怜巴巴的无辜样,魔种的大耳朵没变,上面还是串着两个黄澄澄的铃铛,随着走路一摇一晃的发出清脆的声音
曾经的衣裳不能穿了,魔种猛然窜高的个头直逼长安城治安官本人,当然还得算上治安官大人用发胶砌起的头发,治安官也不知是找了哪家裁缝店,硬生生按照魔种曾经的衣裳款式重做了一件型号不一样的
曾能依仗身材的苗小而灵活的穿梭于各家房梁的密探仍然身手敏捷,甚至可以说是更加强大,走出大理寺狱的石门,不少家千金对这位看上去年轻帅气的王都密探暗送秋波
李元芳也觉得这很新奇
曾经觉得高高的草垛现在都可以俯视着踏上去;曾经觉得大大的糖葫芦现在也可以一口吞下一个;就连以前可以飞身踏上的飞刃现如今也可以随手把玩,一切都变了,小小的,好像永远也长不大的小魔种一下子就长大了,这感觉真的很新奇
“李元芳!再走神你工资就没了!”
尽管很想底气十足的回怼一句“你扣吧老子不在乎”但现实中李元芳还是怂的一批的回答“是,狄大人”
去你的这也没啥变化啊!
李元芳怒摔桌
不还是为狄扒皮做牛做马任劳任怨吗?
“呦,小耗子变大耗子啦?”闻讯赶来的李白斜倚在公堂上的案牍旁,捧着酒葫芦惊奇的说
“够了我不是耗子好吗?”压下青筋,李元芳活动着手腕,抑制着怒火恶狠狠的低吼
“啊呀”不在意的一笑,白衣的男人举起酒葫芦就往嘴里灌,醇香的液体消失在那人薄薄的唇瓣中,那人不自觉地伸出粉嫩的舌,舔舐着嘴角不慎溅到的酒滴
砰咚———
曾经的李元芳看到这场景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成年的李元芳却实打实的感觉到了美,与色气
那人蓝眸潋滟,盈盈水光间显露出隐隐的惑人
视线下移,他一袭白衣前襟被打湿,紧贴在肌肤上显出蒙蒙肉色,他从不爱好好穿衣服,大开的领口处露出大片的风光,纤瘦的锁骨好像振翼的蝴蝶翩翩,那人斜靠着,上好的白色锦缎如流云般垂下,堪堪坠到黑色马丁靴上才停住
李元芳看了看李白握住酒葫芦的手臂,尽管被衣物覆盖,他还是能看出流畅的肌肉线条,这让李元芳明白,李白不是女人,是个比他还要强大的男人,一个勇士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李白产生情欲
李元芳耷拉下一个耳朵,紧盯着一摇一摇的铃铛思索着,他想烦了,就把它归为自己刚刚度过缓期而萌发的躁动:李白强大而美丽,十分符合魔种中意的条件,对他产生情欲也不是不可能
李白眨眨自己漂亮的蓝眼睛“呦小耗子,想啥呢?话说你们怎么都搞变大?我峡谷第一男神的地位是不可撼动的!”
敏锐地抓住李白话中的关键,李元芳歪了歪头,尽管他已经差不多知道了答案,他还是问道“谁啊?还谁变了?”
“啊?你不知道吗?”
“孙膑啊”

评论 ( 2 )
热度 ( 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