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赤道没有家我在南极玩(开)泥(窑)巴(子)。
热爱弱攻强受/美攻强受。
年龄身高的话,年下软萌攻很·带·感。
只会开车。
猎奇圈爱好者。
佛系右白。白吹希望和王者各种吹井水不犯河水河蟹相处_(:з」∠)_
(虽然快出王者坑却仍然赖在这边orz)
接受不了all李白的别fo我谢谢。
沉迷剑仙。原皮痴汉。
看完乐可后对纯性审美疲劳。
所以剧情废喜欢在高速公路上打感情戏。
以及,我真的是个,新,司机。

© 南窑子
Powered by LOFTER

【all李白】万恶之源·GB(2)

好的这里是不3p会死斯基。

正经不到一章就开车。

我觉得我应该改名叫南窑子(这玩意居然还是个地名)

主要是因为以后上李白的时候不知道让他叫什么(buni

恒大简直是美攻强受党的天使,虽然整个人致郁了不少但那种黑暗的感觉就是写不出来orz

让我追完欲望山庄再说吧

乐可有毒。yd受写不出来。

ooc到飞起。

看完乐可后的感想:md劳资以后就开车了!

请记住里面有我对李白满满的爱,虽然他不需要。

——甄白蝉白车,蔡白出没——

貂蝉:其实妾身站吕云。所以李白哥哥来快活呀~

——

或许李白对蔡loli动了真心。反正跳得进去跳的出来,距离的长短对于作天作地的剑仙大人来说只不过是有一次人生的游历。

所以他跑的很快,乔家的优质好马跑的可以媲美韩跳跳,在赶了一天他还是在落日前到达了那座富庶的城市。

马中跳跳,这没毛病。

于是大晚上就能看到一只醉酒的剑仙趴在家不知名人家的屋顶上失(趟)意(尸)望月。

卧槽我家蔡蔡居然真变汉子了这能怎么办难道我最终只能跟着大部队一起沉迷搞基吗?

李·百分之五十直男·白不敢置信地摸了一把蔡文姬的胸,促成了奶爸单杀刺客的神话。

旁边的貂蝉连手都没来得及抬李白就被与月亮肩并肩了。

全身是被胡笳琴打出来的物理伤害的李白桑心地跑到家酒馆买了一壶假酒挺死在看起来比较宏伟的一家人的屋顶上,思考自己人生的意义。

蔡文姬是他们队特别可爱的一只绑定奶,虽然总是被对面扁鹊针对但从来都是保护着蔡文姬的李白成功在两只奶的荼毒下茁壮成长。他们之间甜到死的日常同人一大堆。因此身为正太控和loli控的李白并没有纠结太久。

卧槽这必须弯啊!

但是剑仙大大还是低估了魏卖的假酒。可能是水土不服的原因,李白喝惯了长安的假酒没抵住人家勾兑过的可乐,一不小心就滚了下去摔在地上,酒葫芦啪嗒一声砸到栗色脑袋上。

正好出来砍楼顶不速之客的甄宓:……

草和土混合着掉下来,龙泉剑还插过了李白的白衣插到土里。转过脸就能看到性转甄宓的李白露出来一个傻里傻气的露齿笑:“……嗨~”

四周一片寂静。

最怕空气突然凝固系列。幸好他们认识,所以李白拔起剑就厚着脸皮去甄宓家顺壶酒喝。

李白:假酒害人(冷漠)

作者:对,假酒害熊。

等李白浑身无力地跪在书桌前的酒壶前时是想喊它爸爸的。

甄宓无奈地推倒再骑到李白腰上:“说了假酒吃不得咋还喝。”

李白面无表情地吐出嘴里叼着的草:“你给我假酒你还好意思说。当初蔡蔡明明说你很天然咋黑地这么快!”

老曹你们是不是哪搞错了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变态啊喂!

“废话这么多。李白哥哥,小心等会儿说不出话来。”

貂蝉顺滑的发披了下来,犹如丝滑的瀑布。多余的装饰被丢到一旁,还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 

——李白:麻麻我错了我再也不随便蹭酒喝了qaq

一夜春宵。

——

李白:来战痛。

作者:妥。

说着召唤师把李白拖进房里。


评论 ( 17 )
热度 ( 1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