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赤道没有家我在南极玩(开)泥(窑)巴(子)。
热爱弱攻强受/美攻强受。
年龄身高的话,年下软萌攻很·带·感。
只会开车。
猎奇圈爱好者。
佛系右白。白吹希望和王者各种吹井水不犯河水河蟹相处_(:з」∠)_
(虽然快出王者坑却仍然赖在这边orz)
接受不了all李白的别fo我谢谢。
沉迷剑仙。原皮痴汉。
看完乐可后对纯性审美疲劳。
所以剧情废喜欢在高速公路上打感情戏。
以及,我真的是个,新,司机。

© 南窑子
Powered by LOFTER

【all李白】万恶之源(1)

女英雄(性转)x李白(一点也不害怕ky的我

这章清水,前面巨拖。

豆仔的吐槽我喜欢,当年也在怀疑是不是还有个中乔啊(滑稽)于是玩梗。

套用之前瑜白短漫的一个词的标题。我觉得没毛病。

虽然瑜乔拆的毫无任何心理压力,但是本来对于拆香备是很犹豫的。

结果发现一堆吃白昭白蔡白乔白妲和白香的太太。

我嘿嘿。从此节操一去不复返。

——私设巨多+拆遍cp的坑

李白最后的视野是王昭君纤细修长的手。那双好看的手一直向下,围绕着光滑的小腹打转,挠地他痒痒的。那双微寒的眸子眯起危险的弧度,朱唇轻齿。

“太白想要一个孩子吗?”

——三月前——

东夷的雪花带着南方的温润,落下便是消融,只是一闪而过的冰凉。不似细雨纷纷扬扬地落下,而是慢慢撒在天际,星星点点落在粗壮树干上,茫茫一片衬地大海和少年棕栗色的长发淡若的安然。

温润的橙红色又带着不易察觉的狂傲。

他在守望。虽然他早已忘记自己在期待着什么。

少年守望着天空和大海,带着高傲的背脊和沧海般深蓝的空寂眸子就这么站着海面上,海的宝物在天地一色的纯白中和灯笼一起闪烁起微光,距离和障碍都没法遮蔽的光微弱而明亮,一直指引着李白一步步踏向这个孤寂清冷的少年。

李白站住了。他站在岸边看着背对着他的和他发色系一样的少年,笑的肆意而温暖。一尺长剑随意挂在腰侧,白衣胜雪,身上散出淡淡的桃花酿的酒香,嘴角叼着的绿叶子似乎因为寒冷的天气而焉了下来,但他的主人却还在潇洒风流地调笑着看不见正脸的少年。

“哟,熊孩子还不回家在大雪天出来招虐啊?”

他满目星光都揉碎在眼里,揉成一滩温水。嘴角挂着风流少年佻达的笑,而后又继续向前迈开几步,雪被踩地有些吱呀响。站定了,伸出那只在寒风中微泛凉意的手,阳光为它镀上一层金边。

“看这背影就知道是个美人胚子。要不要哥哥带你回家啊?”

少年并没有因为这番轻佻的话而生气,他只是回头看了眼笑的潇(像)洒(人)恣(贩)意(子)的李白。手中的灯笼上的花纹似乎活了起来,轻快地游离在灯笼上,泛起深邃的光。

“隔壁街的桂花糕和桂花酒都挺不错的。估计大雪天人不会少多少,喧嚣的很。”

李白平静地说,他继续向少年搭话。他已经来这里自顾自地说话很多天了。刚开始只是看海,后来下雪了,于是第一次拐人家小loli。

小loli要是冻伤了他可是会心疼的。世界的瑰宝怎么能这么受摧残捏?

“好啊。”

少年终于握住了他的手。

声音清脆好听,似玉珠滚落在玉盘上,但又有着明显的少年人的调子。

李白回握住手中的羊脂般的玉手,冷地李白忍不住裹住他整个手。

而少年能明显地感觉到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了他,手上还有些常年练剑的薄茧。神采飞扬的青年站在他面前,给予他唯一的温暖。

一如生命中最璀璨的记忆。

他有些微怔,内心开始不自觉软化。然后就看到李白状似惊奇地打量了一番他,开口道。

“明明之前看到还是隆着的……你男的啊。”

呵呵。

——

小乔的内心是拒绝的。

当然不是在拒绝自己一大早上变成大屌萌妹这件令人愉快,啊不惊奇的事,更令人愉快啊不惊奇的是,好像一夜之间全世界都变了。

身边的侍女变成侍仆,管家也变成了容嬷嬷一样的生物。自己的好闺蜜变成gay蜜,好基友变成好姬友。

真的是一夜回到解放前诶,都重回娘胎回炉重造啊摔!

除了李白。

真尼玛不科学。小迷妹心塞塞地驱散门前追着青莲剑仙而来的另一堆迷妹。当然现在得叫迷弟。

小乔本来以为自家男神李白也性转了的。都想好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之后要生几个娃了,结果手中一团花等李白从外面浪回来就发现这丫的还是个带把的,不仅是个带把的还买一送一又来了个带把的。

虽然现在都得叫哥,不过李白哥哥你真的是男的吗?(冷漠)

李白:“咦小乔原来你是蓝的哦。”

小乔: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白:“小乔你咋还这么矮捏?”

男神欠打就要敢于伸手!乔爷炸了,拿起扇子就是个甜蜜恋风甩过去,搞得整个场地都飘下来了花瓣。甩完后赌气似的不去看李白,自己一个人躲墙角画圈圈。

站在场外的大乔很镇定。他镇定地看着李白潇洒地避开旋风然后潇洒地从后面拖起小乔,他镇定地看着小乔炸毛然后被摸头杀,他继续镇定地看着李白抱着脸红的小乔转过来问他,似流云般的白衣微动。

“我的名字,李白。”对面的青年带着温暖的笑。他认真地说,湛蓝的一潭春水似的眸直直的盯着大乔,在瞳孔深处映出大乔的模样。

“你叫什么名字?”

Md什么镇定都去屎吧!

“我叫大乔。是你手中小乔的,哥哥。”

嘴角不自觉地勾起,海的怨怒也无法让这个叛逆的海的新娘平复内心的澎湃和温暖。

“卧槽小乔你有哥居然不告诉我!我在你们家吃了这么多天白饭你好歹也让我打声招呼啊。”

“还有你们家真不会取名字。要是再生个不会就叫特小乔吧?不过,”他懵逼地晃晃脑袋,脸上却绽放出了闲恬又狡黠让人不禁莞尔的微笑。

“你笑起来真好看。”

他的眼中有温玉在流转。

比粼粼海面更迷了他的眼。

得,兄弟全撩了。

不过谁上谁下,就是另一个故事了(笑)。

——

今天晚上李白为了蔡文姬翻了个墙。

晚上嗨皮完就抱着酒壶回房睡觉的李白一路上越走越不对。路过的管家菌今天穿了个裙子,这没关系。向他表白的侍女变成了汉子,这也没关系。但隔壁大黄居然变成母的就特么很有深意了。

抱着酒壶的李白没由来的菊花一紧。

一问才知道今天一早起来全世界都转性了,因为他天还没亮就出去喝酒撩妹所以啥都没看到。

卧槽好不科学的设定。

噫难怪小乔老是诡异地看他原来是在怀疑他的擎天柱哦。

左右脑分别感受到事实的李白果断在大半夜酒醒的时候翻墙跑路。反正他只是来东吴驴友顺便蹭吃蹭喝的,大半夜的给管家菌留了张纸条就不扰民了。现在重要的是他女神有没有多根黄瓜这种严肃的事情,虽然才想起来加非常不想起床但这并不妨碍李白大半夜出去作死。

于是在双乔彻夜联络联络对某魂淡的感情的时候,窗外连道黑影都没闪过,隔壁就只剩残留着余温的被窝。

第二天。

“李白呢!李白这个魂淡又死哪去了?!”

精力过剩的大小姐连夜从楚汉回到东吴就为追帅的一逼的李白哥哥,结果又一次落空让现在应该叫少爷的孙尚香恨不得轰死作天作地的李白。

小乔看着潇洒但语气明显欠打的“小乔啊就算变成蓝孩纸也要多喝牛奶不然长不高的~”差点一气打不上来。

“滚犊子!信不信下次劳资掐死你!”

耳边环绕着小乔气急败坏的声音,孙尚香扛着大炮又再次出门追乱跑的李白,长长的黑发如同他主人一样雷厉风行,势不可当。大乔的眸子望着飘而不乱的字体和后面搞笑的Q版小人有些暗沉。

李白……呵。


评论 ( 1 )
热度 ( 1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