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赤道没有家我在南极玩(开)泥(窑)巴(子)。
热爱弱攻强受/美攻强受。
年龄身高的话,年下软萌攻很·带·感。
只会开车。
猎奇圈爱好者。
佛系右白。白吹希望和王者各种吹井水不犯河水河蟹相处_(:з」∠)_
(虽然快出王者坑却仍然赖在这边orz)
接受不了all李白的别fo我谢谢。
沉迷剑仙。原皮痴汉。
看完乐可后对纯性审美疲劳。
所以剧情废喜欢在高速公路上打感情戏。
以及,我真的是个,新,司机。

© 南窑子
Powered by LOFTER

【all李白】监禁play∠( ᐛ 」∠)_(3)

之前被人家的好文笔刺激了一下。

结果想好好写却因为心情太好没那么黑暗。

但节操掉的很快,梦白,兽x人。

车比较少,反正我是开不下去了。

https://weibo.com/6030093396/FuI5LFKIu

慎点。

以及下次只有点肉渣渣,当然还得先更昭白坑。

看看人家标签里的东西多么纯洁,好想删标签


鱼唇的自己现在才反应过来要发剧情。没有咖啡的我果然是个废人orz

————

韩信有点方。

他现在方的不是李白。李白失踪了有关系,但是全世界都有他的迷妹(弟),现在各国都开始秘密寻找李白了,找到只是迟早的事。

靠怎么有丢丢的不爽捏?

韩·醋王·信今天也能没找到老婆。

(大概在别人床上吧

让韩信方的是他自己。

韩信迷茫地握着自己手中的枪,金属特有的色泽反射着浓稠的血液。幽暗的森林里腐烂的味道与浓郁的血腥味交缠,昏暗地令人看不清前方。

他一睁眼便是尸横千里。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茫然地抬起头,从额头上飘落下来一丝头发。

熟悉的栗色。

——

庄周也失踪了。

整个稷下为之沸腾,周围的空气简直能爆炸。老夫子已经组织起人来找庄周了,于是被韩信找天找地的李白也被算了进去。

老夫子好像一下子苍老了不少,最近事多的他皱纹都多了几根。但他仍然是王者大陆世间最强的人,时间赋予的智慧让他仍然像山一样巍峨不倒。

那么梦奇只是靠着一秒的隐身居然能从他手中逃走就很有深意了。

时间回到两个月前。

庄周大概走了两三个星期了吧。

李白仍然被囚禁在梦里,所以时间没有半毛钱意义。赵云好像没有做出任何要把他摇醒的动作,庄周也没来找过他,身体没有什么饥饿感。他好像被遗弃了一样,四周一片寂静。

如果真的被遗弃就好了。李白的眼中闪过晦涩的暗芒。

突然的,无尽的黑暗中出现了一道蓝紫色的光,微弱但不可忽视。光里的先是出现一双深紫的,比黑莓还紫润的眼睛,微微泛着银白的光,熠熠生辉。接着便是微微有些圆滚滚的肚子露了出来,最后便能看清萌萌的圆脸。

——入梦之灵,梦奇。

作为峡谷新人,梦奇不可能不被关注。但可能是因为那几个忙着商量怎么囚禁他和梦奇自身的力量的缘故,庄周居然没防着梦奇——他直接设下重重禁制防备着所有人。

而梦奇——梦奇摇了摇自己像翅膀一样的耳朵,欢快地叫两声李白即使在梦中也听不懂的声音就扑到了李白的怀里。

龙泉剑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太久没见到萌物的李白当然是一脸感动地接受了梦奇的熊扑。

真的是熊扑。吃饱了的梦奇即使刻意压缩了也有半个李白高,更何况李白现在是被锁着手脚跪在地上的。栗发散落,梦奇继续欢快地蹭蹭被压到在地上的李白,嘴里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

对于当初的梦奇来说,李白的噩梦比他当初吃过的任何噩梦都要美味,包括主人的最可怕的梦。

李白的梦没有过去没有未来,有的只有人类恒古不变的真理。

性(互)与(相)暴(伤)力(害)。人类永不割舍的基本。

(被肏的李白:来啊互相伤害啊!

充分被毛茸茸治愈的李白没有动。他突然感到一种熟悉的厌恶感,身上的梦奇都没办法温暖的冰冷感从脚踝处传来。

熟悉的铁链变成了没有灵智的藤蔓,略留恋地磨蹭着他的脚踝向上蔓延。想起了庄周来的那次的李白轻皱眉,问道:“能砍断吗?”

——中间车——

李白微微失神地喘气,脸上的红晕还未消退。他只是挺着酸涩的腰坐了起来,头搭在梦奇毛茸茸耳朵中间,沙哑呢喃着。

“……抱歉,梦奇。”

……明明是你在帮我逃跑。

……明明当初在一起玩得很开心的。

恍惚间他又看到了从长安全身而退的夜晚,高高在上的女皇挫败了他全部的骄傲。夜里的长安城和它的主人一样冰冷妖娆。

叶落花归,灯火夜颓。

啊啊,有什么碎掉了。

(节操吧(不是早碎了吗

梦奇蹭了蹭李白苍白的脸庞,拍了拍李白疲惫的面庞,欢快的叫声消失在散发着潮湿的小木屋里。

他回来了。

评论 ( 5 )
热度 ( 1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