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赤道没有家我在南极玩(开)泥(窑)巴(子)。
热爱弱攻强受/美攻强受。
年龄身高的话,年下软萌攻很·带·感。
只会开车。
猎奇圈爱好者。
佛系右白。白吹希望和王者各种吹井水不犯河水河蟹相处_(:з」∠)_
(虽然快出王者坑却仍然赖在这边orz)
接受不了all李白的别fo我谢谢。
沉迷剑仙。原皮痴汉。
看完乐可后对纯性审美疲劳。
所以剧情废喜欢在高速公路上打感情戏。
以及,我真的是个,新,司机。

© 南窑子
Powered by LOFTER

来找这个短漫的作者,我去要个授权。

想开车。

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已经历尽了现实的摧残,这周一堆糟心事。

以及我才知道天美还叫地丑。

够贴切我喜欢。

看世界观和人物故事我要疯,还有拆cp真好玩。

仍然没看完,以后需要的时候再补得了。

码了个有点发烧迷迷糊糊的产物,最近质量不行只能以后开车补。

顺便我吃乔白甄白蝉白,想了想还是把嘟嘟也算上。

(尼玛四舍五入整个世界都能压李白(堆糖的锅

————日常废话————

李白刚从被光闪瞎的眩晕感出来时就见到自己的召唤师。

她哼着小曲儿手指飞速地截图。

李白挑挑眉,嚼了下叼着的草一步一步走过去。

身后的剑与流苏碰撞的声音和脚步声换回了召唤师诡异地弯着的嘴角。她从容地把手机塞到凑近的李白一直露出的锁骨和下面若隐若现的红缨中间,揉了揉震惊的李白的栗发。

嗯,手感不错。

李白:……?!

李白曾经一直以为他的召唤师是个正经人,因为召唤他的是个等级刚到十时间过去一年的萌新。

虽然开头的动作直接pass掉了正经这个词……但萌(变)新(态)真的不是吹出来的。

李白崩溃地看着这个召唤师用他给对面送了第四个人头。

人机。

更崩溃的是她用李白打了小半年的,人机。

虚脱的李白双目呆滞地戳了戳明显精力过剩的召唤师,绝望地喊道:“爸爸你让我休息一下吧!”

再这样下去他都要力尽而亡了!

召唤师无所谓地掏掏耳朵,牵起了快跪的李白的手。

啧,这么好摸。

召唤师有些恶意地掐了把李白的腰,看着对方愤怒地瞪过来的蓝瞳心情大好。

于是她揉了揉对方软软的栗发,侧过身子拿出了一壶酒。

酒香四溢,李白满血复活。

召唤师好笑地看着李白(/≧▽≦)/向那壶酒,漫不经心地凑近拭去流下来的透明液体。

“走吧,带你去玩玩世界。”

————                            

召唤师:我爱种花。

李白:这就是你™倒光我整壶酒的原因??

召唤师:所以你就拿榴莲打我??

李白(摔桌):什么榴莲这明明就是变异的芒果!

石榴:mdzz。

————

对面和李白打了小半年的韩信看着召唤师领着李白东凑西看的时候其实是想在召唤师家底下打电话的。

韩信:劳资一通电话就有两百个韩信在你楼下无情冲锋。

召唤师(继续拉着李白的手):无所畏惧。

————

赵云看着自家召唤师沉迷调戏李白从此再也没上过战场有点方:……我好像记得战士她至今见习还一点经验都没有???

乔爷(冷漠):法师这小婊砸都只玩妲己和安琪拉,对扁鹊都特别嫌弃。

张良(面无表情):这心机召吃all白和召白。

 ————日常结尾继续废话————

那个变态不是我,真的。

以及我左右手不协调,玩王者时间不长就是坑,哭唧唧。

这么多年偏科下来左边脑袋都比右边突出,加上后脑勺天生有点扁整个人都不好了。

(即使这样我成绩也在中上碾压班上的一半呢(露出疲惫的微笑

对了那个退化的榴莲已经被我和墨老二分尸了:)

还有点苹果的清香呢。

被切碎的石榴:mdzz

评论
热度 ( 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