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赤道没有家我在南极玩(开)泥(窑)巴(子)。
热爱弱攻强受/美攻强受。
年龄身高的话,年下软萌攻很·带·感。
只会开车。
猎奇圈爱好者。
佛系右白。白吹希望和王者各种吹井水不犯河水河蟹相处_(:з」∠)_
(虽然快出王者坑却仍然赖在这边orz)
接受不了all李白的别fo我谢谢。
沉迷剑仙。原皮痴汉。
看完乐可后对纯性审美疲劳。
所以剧情废喜欢在高速公路上打感情戏。
以及,我真的是个,新,司机。

© 南窑子
Powered by LOFTER

【策白 约白】辣个总是给(撩)我(我)肉(和)然(我)后(哥)抢走给我哥吃的大叔(中)

仍然没开起车来orz

强行黑化,ooc注意。

————

玄策的伤好的很快。

 

有一个闻(风)名(流)天下的青莲剑仙可以解决了很多事情,女皇把剑仙拉回宫殿深♂入♂交♂流♂了半天就拉回了一堆补给,于是压力瞬间减轻不少。

 

玄策迷迷糊糊醒来时就看见李白坐在他床边啃鸡腿。

 

……一定是他睁眼的方式不对。

 

“想吃?”

 

看着小狼崽瞬间爬起,他温和地笑了笑,说:

“不给。”

 

玄策:mmp。

 

剑仙白了一眼,把水递过去:“尼玛你丫的只吃肉吗?小心我告诉你哥你个病号刚醒就想吃油。”

 

瞬间焉了吧唧的玄策:

……劳资一通电话就有两百个百里玄策在你楼下扔飞镰。

 

李白:(继续吃)无所畏惧。

 

虽说是不给吃肉,倒是从怀里掏出一片草叶子给玄策叼着,心疼地说:“两个月的酒钱哎,你小子走狗屎运了。不就是鸡腿吗等你还完债就请你吃到撑。

 

对没错你活着所以是劳资的人了快准备买酒孝敬大哥吧。”

 

玄策一脸震惊,声音沙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大叔我真是看错你了。”

 

李白继续吃,嘴上也不停:“靠我有那么老么。那本来就是我准备买百年桃花酿的钱全在你嘴上这根草上。你打算怎么赔,你说你打算怎么赔。便宜你了。”

 

说着就轻轻敲了一下玄策的头,从玄策叼着的草上揪下一片叶子,不顾玄策睁的大大的眼睛的控诉走了出去,顺便把骨头扔给隔壁旺财再用帐篷布擦擦手。

 

玄策:说好的爱呢都喂狗了吗!

 

浪费感情!亏他还觉得大叔人好颜高,结果每次都在特别星湖的时候被丫的嘴给气的什么都没有了!要不是打不过早就把丫的推地上酱紫酿紫好嘛!

 

咦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的样子。

 

目睹自家弟弟全程摔被的守约:……你开心就好。

 

“哟守约啊,来看弟弟?”李白突然想起来尼玛刚刚有根女皇送他的安魂香还没烧完,于是舟而复回回来拿……放安魂香的桌子下面的酒坛子。

 

回去又弹了一把玄策光洁的额头,让回忆好像哪不对的玄策瞬间放弃思考再次暴起,结果一站起来就看到自家老哥站在门口,脸上还是那么冰山。

 

但眼神柔软地好似一滩湖。

 

里面倒映着一个白色身影。

 

那个影子侧过头看着守约,玄策能看见李白蓝色的眼眸。

 

一直望着他哥。

 

突然地,脑海中划过李白总是抢走一块肉喂给隔壁旺财(划掉)凯的场景,凯的眼神也像他哥这样温柔。


听说他们有交(jian)情。

 

玄策的尾巴轻轻摇了摇。

 

稍微有点难受。

 

他的头低下来,眼睛被阴影笼罩。

 

大叔。

 

继续看我好不好?

 

那个影子贱贱地一笑,拍了拍守约的肩,熟练的把草叶子一把塞进守约的嘴里,拿起酒坛子就灌了一口,说:“你家小狼崽现在是我的人了,你个当哥哥的要还债啊。”

 

一阵浓烈的酒香扑面而来,晃得他有点心神荡漾,李白的眼眸不管怎么看都很专注,好像一直望着他。

 

他能感受到对方指尖的柔软被他含在嘴里,一点即逝。

 

这是每次剑仙来都会有的福利,但没有一次这样让他心神失守。

 

白衣胜雪,神情自由而洒脱。

 

他忽然有点想看那人对着他哭的样子了。

 

因为他有种对方永远不会为谁停留下来的感觉。

 

那种感觉让他感到窒息,是那种比玄策消失了还要恐惧的惶恐。

 

因为玄策可以天涯海角地找,直到死亡也不放弃。

 

但李白就站在他的面前,却那么远不可及。

 

留不住的。

 

留不住的……

 

他听见自己说:“好啊。那玄策就是前辈你的人了。前辈你可要好好保护玄策。”

 

青莲剑仙就那么笑着,对这种由自己挑起的玩笑话也不在意,他只是认为这不过是一个没过多久就会被众人遗忘的玩笑罢了,只不过是再一次相遇时的话题。

 

但在此时此刻,网住的,又何止一个人的心。

 

又有谁,在明亮的太阳下沉醉着迷茫。

————

这章真·一脸懵逼。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写什么。

说好的开车呢?

不管了明天开。

噫一到老约就文艺起来。

我果然是loli控。

回头舔长城守卫军第二季的白白的时候震惊地发现白白好像并没有摔到地上,而且好像不是酒馆是个路边摊。(滑稽)

虾笼的自己。

于是有了个脑(邪)洞(教):

李白待守约走后,继续与对面的苏烈喝酒侃大山。

在各种原因苏烈要过去的时候。

小二送上了一壶镇店之宝(路边摊哪来的镇店之宝啊摔!

小二(亮刀):打劫。)

于是太白就自己zuo从长凳上滚了下来。

刚好路过的苏烈眼明手快一把揪住了白白的领子。

苏烈(无奈):就不能小心点吗?

太白(挂着贱贱的笑):这不是有你吗( 无自觉撩汉)

因为作者把白白写太尼玛苏了而且是路边摊于是守约一个心动再一回头就看见这呵呵的姿势。

于是在后面守约对太白(的撩汉技术)印象深刻。

或因为找到了人生方向一个激动就快步走了,从此对人生导师兼被撩对象李醉鬼印象深刻。

哦我的脑洞(滑稽)

太白你再这么不自觉释放荷尔蒙作者绝对会把你摁在地上就地正法,绝对的。嗯。

评论 ( 1 )
热度 ( 1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