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赤道没有家我在南极玩(开)泥(窑)巴(子)。
热爱弱攻强受/美攻强受。
年龄身高的话,年下软萌攻很·带·感。
只会开车。
猎奇圈爱好者。
佛系右白。白吹希望和王者各种吹井水不犯河水河蟹相处_(:з」∠)_
(虽然快出王者坑却仍然赖在这边orz)
接受不了all李白的别fo我谢谢。
沉迷剑仙。原皮痴汉。
看完乐可后对纯性审美疲劳。
所以剧情废喜欢在高速公路上打感情戏。
以及,我真的是个,新,司机。

© 南窑子
Powered by LOFTER

【芳白】元芳再受在太白面前也是攻

李元芳总是被李白气的发狂。

 

有时候是丫的又在破坏公物随地题诗,有时候是丫的喝醉酒后随便调戏路边野女(男)人。

(孙膑:呵呵)

 

于是狄扒皮很不高兴。

 

狄扒皮一个不高兴元芳这个月的糖葫芦就会离他远去。

 

所以元芳很不高兴。

 

心里还会冒些酸酸的泡。

 

于是就会像炸毛的野猫一样扑到来找狄仁杰喝酒的李白身上张牙舞爪。

 

这时候李白就会像抱孩子一样托起元芳,也对怀里的小动物的虚张声势不在意,只使劲揉了揉对方触感极好的大耳朵。

 

“草叶子精你干嘛!”

 

“嘿小耗子,好像是你先扑过来求抱抱的好嘛。”

 

嘿脸红了。

 

“靠你那只眼睛看到我那是在求抱抱了?!”

 

如果能把死撺李白袖子的手移开和脸没有像他的骚包红围巾一样红的话其实还蛮有说服力的。

 

“得得得等会儿带你去花满楼吃糖葫芦行了吧,傲娇啊小耗子。”

 

卧槽吃个糖葫芦你居然还要逛窑子你的节操呢这么带坏小盆宇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李·有良心吗·白一点也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再次炸毛,所以他只是耸耸肩,继续揉对方那对手感极好的大耳朵,手感好到有一次醉酒了就死扒着,最后还是元芳扛着醉鬼回家再陪睡了一晚上大耳朵才在刚起床正迷茫的剑仙手中【有可能】挣脱出来。

 

才没有嘚瑟呢哼唧。

 

围观全程的狄扒皮:很好李元芳你下个月工资已经离你远去了。【冷漠.jpg】

 

元芳:……

呵呵。

————

强行黑化:

长着可爱的大耳朵的魔族少年哼着轻轻的小曲儿,一步一步地走到地上昏睡的白衣剑仙的身边。他的嘴越裂越大,耳朵欢快地扇动着。最后他停住了,嘴角挂着最温柔也最毛骨悚然的笑,蹲下来,轻轻地吻起被拷住的纤细手腕,眼底的黑暗愈发浓重。

 

“太白,现在,你是我的了。”

 

最后一丝夕阳坠落,整个人都在阴影里的魔族少年轻笑着,声音缥缈地宛如恶魔的低语。

 

 

 

 

 

 

 

 


 

李·死不正经·元芳中二着动手开始扒衣。

 

狄扒皮:很好李元芳你居然不带上我你下下个月的糖葫芦也离你远去了。【冷漠.jpg】

 

李白:喵喵喵??

————

短篇。

很迷的感觉。

再次自割大腿肉。

下次更百里骨科白的车=L=心疼我的肾。

身为邪教教主果然我只能呆在南极看美丽的极光呢。

非洲炽热的大地其实我还是爱你的(尔康手)

感觉剧情雷同我豆儿的一篇(抹汗)
那我找时间再肝篇芳白车吧,就当我老豆的同人了| ू•ૅω•́)ᵎᵎᵎ

评论 ( 7 )
热度 ( 134 )